GUILIN CHINESE ART ACADEMY

神性的艺术一一刘绍荟先生祝贺《混沌的光亮•刘巨德画展》与《寻归自然•钟蜀珩画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神性的艺术

文/刘 绍 荟

 人为万物之灵。人有人性。而人性则由两部分组成:神性和兽性。神性者,即如庄子所言可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品质:如想象力、创造性、博大、智慧、真诚、善良,对美的向往等等;而兽性或者说生物性,则指人性恶的一面,如残暴、贪婪、自私、权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争名夺利等等。人类社会的发展则是人类神性与兽性相博的结果。当神性占据上风的时候,社会进步,科技发展,人民安居乐业;而当兽性统治世界的时候,则爆发战争,灾难频生,人民水深火热。所以人类一边靠神性发展进步,一边又让兽性毁灭自身。






   艺术,是人类神性的创造。是心通天宇的桥梁,是抚慰灵魂的仙丹,是荡平兽性的利刃!艺术之最高境界为“道”。“道”的概念为千年前老子所创。看不见,摸不着,却统领着人类的精神世界。今天,刘巨德的《浑沌的光亮》画展和钟蜀珩的《寻归自然》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了。当我站在刘巨德巨幅作品“生命之光”和“光的儿女”之前时,这看不见的“道”却分明化作形与色以及万千笔墨的律动,鲜活地闯入了我的眼和心。我确实被震动了,强大的气场让我忍不住要高呼:太棒了!


     说实在的,这些年身居画界,却已经审美疲劳,很少能有画作打动自己,似乎都似曾相识。巨德这几年厚积薄发,心中得“道”,作画似有神助。据他本人讲,不管多大的幅面,他从不起稿,从一点画起,随势而动。这让我想起了石涛的“法无定相,气概成章”八字。巨德用三尺长杆,气贯长虹,纵横捭阖,挥洒自如,从容淡定。若无博大的胸襟和深湛的功力,断然画不出如此磅礴、雄浑、灵动和生机盎然的作品。巨德实得石涛“一画论”之真传。



      巨德还有相当一部分作品来源于童年的记忆,内蒙古草原的回归。返璞归真,对艺术浑沌源头的追寻,让巨德更贴近人类神性的原点。中国传统山水观察自然历来是“以大观小”的鸟瞰式构图法,而巨德则反其道而行之,用童年的眼光“以小观大”。草原的每一根草,每一朵花,泥土和山路都被放大至巨大的线与光的交错,梦幻与眷恋的情感成倍地激荡着观者的心魄,浑沌之光成为永恒。假如说巨德是复兴了中华民族沉雄博大的阳刚之气令人震撼,那他的伉俪钟蜀珩的作品则是用纯净优雅的母性阴柔之美让观者从视觉到心灵得到享受和抚慰。纯净的绿,饱满的黄,素雅的白,尊贵的紫……她的作品是在用色彩向你发出天籁之音,如歌如泣,似吟似诉……。可惜的是,就是作品太少。为什么?一对天才组成家庭,生儿育女,油盐酱醋,总有一个要作出牺牲,付出精力。我对蜀珩的敬佩,还不仅仅是对其作品的喜爱,而是其伟大的母性牺牲精神,她以牺牲自己的才华为代价,撑起了一片天,培育了一个大师级的艺术大家!在蜀珩学术研讨会上巨德满含热泪表达他的感恩之情时,在场的我也深深地被感动,他们对艺术的爱,相互的情,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





       1973年,刘巨德钟蜀珩夫妇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分配到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室。从此开始了我们长达四十余年的友情交往。我庆幸此生交到了一对挚友。他俩为人宽厚谦和,诚挚大度,无论地位怎样变化,待友始终为一。他们七八年、七九年先后考上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成为庞薰琹、吴冠中的研究生,命运从此彻底改变。庞薰琹、吴冠中海纳百川似的教学路线极大地拓宽了他们的艺术之路,而两位大师的艺术品格也不断地锤炼着他们的人格修炼,才成就了他们今天无论是做人,从艺以及育人方面的巨大成果。


       刘巨德,钟蜀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用艺术彰显人类的神性,用刘巨德自己的话来说,即“替天行道”矣!


        谨以此文作为对刘巨德、钟蜀珩画展的祝贺。



二O一七年十月





       刘绍荟,号园泽,湖南长沙人,1940年8月生,1965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桂林市美术家协会荣誉主席、桂林中国画院院长、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授。

       毕生从事中国民间装饰绘画传统与西方现代艺术的研究,并成为云南现代重彩画派的创者之一。作品曾入选第五、六、七、九届全国美展并在第五届获奖。出版有《刘绍荟•现代重彩艺术》等专著和合著20余种,其中《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当代美术全集•现代重彩卷》以及美国出版的《云南»¬派——中国绘»¬的文艺复兴》等均选入作品。用“现代重彩”风格设计的《火童》美术片曾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金鸡奖和日本广岛国际电影节一等奖;设计邮票《灵渠》全国发行。

     

      作品还多次在美国、日本、德国、意大利、保加利亚、荷兰、韩国及中国台湾、香港等地展出和被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