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LIN CHINESE ART ACADEMY

《中国油画》推介画家(3):赵松柏

说说赵松柏

文/刘新


在广西看到赵松柏这样的画,有点意外,自然也是一种惊喜。难怪苏旅先生笔下直言“广西有个赵松柏”!

松柏先生年逾七十,受人尊戴,友人间均以“赵老”敬称。我面对赵老的画,很奇怪,好像一瞬间才搞明白赵老原本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赵松柏的画有意思,让你着迷,其实画上的东西很简单,甚至还无意间隐去一些技巧。但这种简单就是有一种把你引向画面的拉力,一如面对关良、莫兰迪的魅力……这种素材在桂林的乡下不难见到,但在松柏先生笔下却是烂熟于心,随手拈来的。

所以好的风景画家都是“造境”高手。

漓江捕鱼之一  40cm×30cm


漓江之晨  70cm×60cm


画,画得有意思不容易。赵老这辈子,走到这里恐怕是个忽然的飙升和转变。相对过去画遍了工农兵、“红光亮”、国展画的时代,我倒觉得现在的赵老是放空了过去,多了一层人书俱老的风度和阅历。

我认识赵老好多年,一直没见他这么画过,但不等于他没有朝这边向往过。大概是七八年前,他画过一些减弱了色彩的黑调风景,还有一点火气的,没想到今天能释然通达到这般境地。

减弱了色彩、明度和体积……一如黑白旧照,时光虚掉了实情,悄然中图像就罩上了一种意境。松柏先生笔下的图像,仿佛退远了时代的风景,老照片里的那种风景,迷人,不见得伤逝。风景从来都是等人来发现的,也从来都是等人来给予意义的。松柏先生的这种境像,满桂林找不到,却是独与松柏老的天分才情相约相会了。

桂林被画了很多年,太有谱了,但我看松柏先生的桂林,处处离谱,却处处像桂林。那种脱俗的气味,我在陈树人的桂林写生里见过,在一些老外镜头下的旧照中见过,但那都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民国。今天倒是在松柏先生的画面里,重温了这种暖和迷人的桂林情调。

赵松柏是老桂林,桂林该是怎样,他有自己的记忆。

现在的漓江、遇龙河,热闹喧哗,莺歌燕舞。从观看理论来讲,这些都在赵老的画里被屏蔽了。于是,河面上就剩下了最本质、最纯粹、最诗意的那几样图像。回到画面,风景才有了魅力,现实,永远是风景的大敌,过于现实,风景就面临灾难。松柏先生的画让我看到了这个道理。松柏先生的画入此佳境,也许是阅历所致,也许是修养给予的悟性,也许是活得通达……而这一切都是徐徐缓来的一种自然的结果。要从画面里剔掉好多入眼过脑的东西,真的不容易。赵松柏是做到了,起码现在是做到了。


漓江之夏  50cm×40cm  2017年


竹筏捕鱼  50cm×40cm  2016年


漓江义渡  40cm×30cm



忆童年  70cm×60cm  2017年


山寨小景  70cm×60cm  2016年


漓江渔歌  70cm×60cm


远眺木龙塔   60cm×50cm


漓江初冬  50cm×40cm


象山捕鱼  50cm×40cm


童年记忆 50cm×40cm


塔山 50cm×40cm


四个捕鱼人  60cm×50cm


市郊风景  50cm×40cm


市郊的黄昏   60cm×50cm


秋游  50cm×40cm


漓江的下午  50cm×40cm


河滩放牧  70cm×60cm


河边的老厂房  50cm×60cm


桂阳公路  60cm×50cm


桂北小景  50cm×40cm


桂北的老屋  70cm×60cm


二塘风景  70cm×60cm